高姓霸气名字两个字男,高姓两个字的名字大全?

“嗯,确实很耳熟,诶!对了老程,昨天在甘露殿,陛下说的大马车和马蹄铁的发明者,你还记得不”。

粗黑男子说着就有些惊讶的看了杨皓一眼,又看向身边的粗黑壮汉说道。

“昨天…甘露殿…马蹄铁?哎呀妈呀,该不会就是这小子吧”。粗黑壮也是很惊讶的看了杨皓一眼问向粗黑男子。

“嗯,我看很有可能,名字一样,年龄相仿,你问问他就知道了”。粗黑男子说道。

“嘿!你小子刚才说你叫杨皓?你是大马车与马蹄铁的发明者杨皓?”粗黑壮汉盯着杨皓问道。

“嗯。小子是叫杨皓啊!不过你们怎么知道大马车与马蹄铁是我发明的?”。杨皓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问道。

“昨天我们在甘露殿听陛下说的呗,陛下还赏赐了你小子一个子爵,对不对啊?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等本事呢”。粗黑壮汉笑着看向杨皓说道。

“哟!看来两位大叔也是朝中大臣了?还未请教两位大人高姓大名呢?可否告知小子啊,以后我们也算是同僚了”。杨皓也是有些惊讶的问着他们两个,虽然之前猜到他们几个不简单,没想到是朝中大臣,能去甘露殿上早朝的官职可都不低。

“瞧你小子说的,一个破名字有什么不能说啊!我~叫程咬金,我旁边这位叫尉迟敬德”。程咬金说道。

“卧槽!你们两个就是鼎鼎大名的左右金吾卫大将军程咬金和尉迟敬德?”。杨皓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他们两个问道。

不怪杨皓如此吃惊啊!面前两位可是大唐历史中很有名的骁将,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后世的所谓门神。

“你小子这么惊讶干啥呢!我们两个就是金吾卫的左右大将军!坐下…坐下说!还有,卧槽是什么意思啊”。程咬金语气平和的说道。

“嘿嘿,意思就是很惊讶很意外。那小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杨皓向他们两个拱了拱手笑道。

“嗯!你小子也是个有本事的年轻人,小小年纪不仅能把饭菜做的这么好吃,还能发明出大马车与马蹄铁,实属难得”,

“特别是马蹄铁这玩意,对我们骑兵在外面作战有着很大的帮助,你小子是不知道,以前我们骑兵出去外面作战每个人得多配两三匹马备用,浪费马匹和粮草不说,有时候在追杀敌兵的时候突然就碰到马匹马蹄磨受伤了,不得不停下来换马,等到换了马后,敌兵早就跑远了,还杀个屁!气的俺老程都有气没处发”。

程咬金说着说着就把面前的茶水当做酒仰头一口灌了进去。

“唉!谁说不是呢!明明能把对方全部击杀了,却因为要停下来换马而眼睁睁的看着敌兵跑掉,那种心情是真的很郁闷啊!你小子是没体会到。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你发明出来的马蹄铁,以后这种情况也会很少出现了”。

尉迟敬德也是摇头苦笑的说了起来。

杨皓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着他们当时因为没有一块小小的马蹄铁而错过了杀敌的最佳时间。看着他们两个现在还因为当初错过了击杀敌兵一个亿的郁闷表情。自己虽然没尝过那种场景!但想想那种画面,心里多少也能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

于是开口劝慰道,“嗨!两位叔叔,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杀敌,以后这种情况就像尉迟叔叔刚才说的,应该不会再发现了。来,我们喝茶”。杨皓说着就拿起茶杯向他们两个敬了一下。

“哈哈…你小子说的对!来日方长!来,喝茶”。程咬金笑着也拿起茶喝了起来。

尉迟敬德也是笑着拿起茶杯。

很快饭菜就被店小二端了上来,还有两坛好酒!上的都是些店里最好的酒菜!

“来,两位叔叔,往事如烟,我们~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忆昨日悲与伤,不愁明日风和雨,只在今朝把酒欢。”杨皓一边拿起酒坛给他们两个倒酒,一边说道。

“哎呀妈!你小子怎么变的文嗖嗖的!不过这诗通俗易懂,俺老程喜欢!这诗有名字不”。程咬金一脸小星星模样看着杨皓问道。

杨皓看到他这个样子,哪里不知道这程咬金很喜欢这首自己胡乱作的诗!于是说道:“没有呢,这是小子一时兴起胡乱作的诗句,程叔叔你要是喜欢就给这诗起个名字呗”。

“嗯…就叫不醉不归!这名字如何,很有诗意吧!哈哈…”,程咬金看着杨皓和尉迟敬德两个人得意的问道,认为自己起的这名字非常的霸气有诗意。

听到程咬金起的名字,杨皓嘴角抽了抽,尉迟敬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卧槽!程叔叔,…

尉迟敬德在一旁又是翻了翻白眼!

“哈哈!还是你小子有眼光!诶诶诶!老黑,你眼睛怎么了这是?老是翻白眼球是啥情况啊?不会是得病了吧?实在不行你今天就别喝酒了,有病不能喝”。程咬金说着看到尉迟敬德一个劲的翻白眼,不由的关心的问道。

听到这些话,尉迟敬德这次不翻白眼了,换成嘴角抽了抽。

杨皓看到他们两个这样也是感觉好笑。一个死不要脸,一个啥也不想说!

“来来来…程叔叔,尉迟叔叔,我们喝酒,小子先敬你们一碗”。杨皓说着就咕噜咕噜把一碗酒灌进嘴里!

酒一下肚,杨皓就感觉味道很不习惯,连忙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送进嘴里咀嚼,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从穿越到现在,这是今天自己第一次喝这个大唐时代的酒,喝起来一股子馊味,而且度数也不是很高,跟后世的啤酒差不多。

“哈哈…你小子,不会喝就喝慢点”。程咬金看到杨皓这样,以为他这是不会喝酒呢,于是说道。

“就是!你小子不能喝就少喝点,来…这一碗,我和你程叔叔一起恭喜你封子爵”。尉迟敬德说着就拿起酒碗一口闷了下去。程咬金也是如此。

杨皓看到他们这样豪放的喝酒,也是又一大碗酒直接喝进肚子里。

“哎呀妈!都叫你小子不会喝别喝这么猛,不然等下三大碗下肚你就得醉囖”。程咬金看到杨皓又一口闷,不由劝道。

“诶…两位叔叔!我没事,不是我不会喝酒,只是刚才我不习惯这酒的味道罢了,喝起来一股子馊味,不好喝”。杨皓解释道。

“我说你小子该不会喝醉了吧?这酒可是大唐一等一的好酒,你竟然说难喝”,程咬金狐疑的看着杨皓说道,认为他喝醉了。

“诶诶…老程,我认为这小子已经是醉了!你看看他,脸红脖子粗的,他等下会不会把我们两个大老粗看作是大美女,然后扑过来把我们给按倒喽”。尉迟敬德看着杨皓煞有介事的说道。还做出一副小心翼翼防备的模样。

“哎呀妈!你还别说,很有这个可能!诶…老黑,那你说我们是该顺从还是应该反抗”。程咬金也是一副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反正我老黑是要反抗的,宁死不从”。尉迟敬德认真的说道。

杨皓听到他们两个越说越离谱,嘴角使劲抽了抽。本来还以为尉迟敬德比较正经一点,万万没想到思想居然如此不正经!

“咳咳咳…我说两位叔叔,你们下次这样当面议论别人能不能小声一点?还有啊,我也没喝醉,这酒真不咋滴”。杨皓重重咳了几声,黑着脸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哈哈…开个玩笑嘛!我就说你小子哪会这么容易就喝醉,都是这个老黑,胡说什么呢,真是”。程咬金连忙笑着说道。

“杨皓啊,别听你程叔叔瞎说,我们不要管他,就他最不是好东西!来来来…我们两个继续喝酒吃菜”。尉迟敬德也是当作没事人一样的说着,仿佛刚才他什么都没说一样。

杨皓看着这两个黑货在互相飙演技推脱,也是无语!

“诶!杨皓小子,你刚才说这酒不咋滴,意思是你有比这更好喝的酒吗”。程咬金想起这个就连忙问道。

“现在没有,需要等过阵子,两位叔叔想喝吗”。杨皓回答道。

“想啊,怎么不想!不过怎么需要等过阵子?现在没有吗”。程咬金疑惑问道。

“没有,我想要自己酿酒,所以需要时间”。杨皓说道。

“你小子想要酿酒?你会啊”。程咬金有些不相信的问。

“是啊,酿酒这种事是小事情,不过我需要回去琢磨琢磨”。杨皓语气自信的说道。

“嗯那行啊,那我们就等着你小子酿出来的好酒啦!不过你小子可不能明目张胆的酿啊,也不能大规模的酿,要是让别人知道,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程咬金看到杨皓对于酿酒很自信,也就有些相信了,同时也提醒着说道!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mingzi.com/56324.html